2010年2月9日

這是在幹麻




也許從前到現在我都不想當一個加害者
寧願是一個受害者的角色
再怎麼樣難過都敵不過時間
總有不哭的時候就算一直都記得痛
但我也不知道這跟這些事情究竟有什麼關係
跟這些所作所為相違背的心意
到底有沒有慣性這件事我覺得很反感
你覺得我堅強嗎?
你覺得我軟弱嗎?
我想在某個成長的點他就這樣停頓了
回頭尋找現在非常需要的安全感
或許根本沒有這種東西我也不知道
全部都遺失了
關於那些記憶的細節
我越來越健忘的那些當時根本就不想記得
現在卻有點懷念起來
我怕我忘記了
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
刻意留下的蛛絲馬跡根本就是很沒意義的行為
我不願意說某個部分他壞掉了
我只是把它擺著收好
你不想受傷於是先逃開了
說你是自私的
也許指控的那個人才是



拜託....停止抱怨好嗎?

推到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