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4日

就只是想停下來而已。

尋找答案已經是不想再去思考的一種複雜又一望無際,
也許很多年前可以天真的想著未來的樣子多半是美好的而夢幻的,
現在還是會試著想像5年10年甚至20年後的我們在做些什麼,
沒有戲劇化的誇張橋段反而越趨平凡,好像就該是這樣了,
年輕時的驕傲偶爾還能在一個眼神一個挑眉中瞥見,
然而經歷過自願或非自願的許多事情之後,連微笑起來的感覺都不同了,
有點不好意思的覺得現在的平靜好像也是種罪惡,
遺忘好像在不知不覺中慢慢一點一滴的侵蝕大腦中關於記憶的運作,
像不小心打翻的那杯水,淋濕了閱讀到一半的小說,
水漬擴散在摸起來觸感不錯的紙上,把大半面積染成深色,
乾掉了之後肉眼看不出來卻還是知道他從此就捲曲了,再也不是原來的樣貌,
跟回不去的過往一般如出一轍,這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生活,
殘忍的時間像是告訴你能活著的天數又縮短了一些,
你沒有辦法修正的事情在你死了之後一切將不會有人在意,
其實現在還不能真正的感受生離死別,假如離開也算的話,那可能不及十分之一吧!
想起以前的次數不再這麼頻繁,總是會雲淡風輕然後不會提及,
雖然他一直都在,感染力卻不再有影響力,
麻木了之後也會慢慢褪去,喝多了的時候也只是頭痛而已,
歸咎於年紀的關係總覺得對事情的看法不再這麼執著,
開心的憤怒的委屈的諸多情緒總是有他的出口,你可以發洩的藉口卻越來越少,
小時候的無畏還有那些張狂的理想,到了不老也不小的年紀,
卻開始變得膽小而且軟弱,深怕傷害了自己的感受而先把違心的話說出口,
拿出僅有且搖搖欲墜的堅強想證明其實我沒這麼在意,
越來越容易想著同一句話或是想著同一段歌曲,
顯而易見的東西卻老是懷疑其中的隱喻,該做的事或計畫好的行程老是一拖再拖,
試探性的以為還有別的可能嗎?然後日子還是過去了,
什麼都沒有改變,什麼都還是繼續,
沒有安全感的時候就想起那隻很喜愛的琥珀色膠框眼鏡,
把它戴起來然後維持雙手交叉抱著胸的姿勢,
像隻不願被摸的貓,其實我什麼都沒有在想,
就只是想停下來而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