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日

沒有人需要被完全了解,那是願不願意的問題?

我想隱藏的
就是這些讓人灰暗的感受
不過現實卻是一再上演
大家都有的歪斜
我卻不想讓所有人都看的到
不要有任何揣測
沒有特別要跟誰分享
也不需要那些矯情的關懷
那只不過是你不懂罷了
因為你不曉得的是這些東西我不是寫給你看
這樣的問答
只是讓人難受

有必要像剝洋蔥般一層一層的
把社會化的外表撕開來嗎?
你劃開的一道傷口
勢必會成為一道疤
如果沒了這些
我還是我嗎?
存在的意義如果被推翻
那不過是一個會行動的肉塊
那也不具有意義
要用什麼姿態生存著
平衡在自我與社會性之間的
那個小小的空白
只不過是真實的脆弱
虛弱的呆在那邊

我沒有吃藥
也沒有發神經
就像回到17歲那時候的我
只有那時候
我希望沒有人救我
因為那活過來掉的一滴淚
呼吸的那一口氣
不過是提醒我還要面對這一切。

0 意見:

張貼留言